无限道武者路

第六百 九十章 终战爆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饥饿2006 本章:第六百 九十章 终战爆发

    虽然手中没了虎魄,但郑吒自身早与a级神兵不遑多让,此时人刀一体,举手投足,皆是撕天裂地无远弗届的刀芒向恶魔郑吒滚滚袭去。

    之前两人一战,恶魔郑吒几乎懒得动用大剑,仅凭自身黑火就让对方陷入绝境,而此时他却大剑在手,而且还刚刚吸收融汇了火之巫圣的部分火焰图腾,而郑吒却还失了虎魄,两加一减,差距明显更加悬殊。

    不过刚刚应付几个回合,眼看着郑吒越来越落入下风之时,忽有一柄旗幡带着涛涛万水介入两人战局,顿时虚空中无形的洪流如受了日月潮汐般迅速奔涌泛滥,出现一个又一个巨型潮汐,恶魔郑吒一剑挥出,就见剑锋在无形的波涛中扭曲荡漾,原本顺利地切割错乱虚空,此时也如同陷入胶水般不好施展。

    紧接着到处都像浸透了水的纸张一般渗出点滴水珠,化为无孔不入的蒙蒙细雨笼罩住恶魔郑吒所在位置。绵润渗透混混溶溶的水性法则随之大盛,渗透虚空,消融物质,溶解精神,泯灭火焰,一下将他的黑火威力削弱了三成以上,但又只是缠斗牵制,从不正面猛攻。而对方身形在但在动荡的涟漪波澜之中沉浮隐没,晃来荡去,如水中月似雾中花,让恶魔郑吒一时间也难辨虚实。这样一来,再加上郑吒刀气爆发战力全开,一时间竟然与恶魔郑吒相持不下。

    另一边,金色旗幡所到之处,万仞横亘刀山峥嵘,无穷纷茫金砂滚滚,宛若汇聚了天地间的一切坚固与锋芒,直将整个乾坤都绞了个一派支离破碎。而土黄色的旗幡看上去平凡质朴,但却仿佛集中了整个宇宙的实质与重量,下抵冥河,上撑诸天的须弥之山,所到之处一切都如肥皂泡一般在它表面一触即碎,或者被吸附在幡上永远成为其一部分。至于另一柄翠绿与枯黄之色交错的旗幡则无止境地生长变大,化作一株不知多高的巍巍神树,根须无物不附无物不扎,甚至探入虚空,游走贯穿无数时空缝隙,也不知蔓延生长到什么位面去。

    这也是古巫祭坛特异,在外看似不大,但身在其中,却仿佛一方无尽延展的广袤大陆,而且自有一种法则层面的坚固,否则战到此时,哪怕是以一颗比地球更大的行星为战场,也老早被各种恐怖力量彻底打个粉碎了。不过即使是这样,祭坛表面也布满越来越多的裂痕,都天神煞从中喷薄肆虐,只是由于某种神秘的力量约束而没有向更高的天空弥漫,这迫使所有人都不得不浮空而战。而且相应的,祭坛四面以及天空也已是一派崩溃碎灭的混乱景象,正不断向下压低,这使得所有人的活动空间都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小。

    随着蓐收、后土、句芒三大都天神幡一齐降临,一并对刚刚大展神威的男子进行围攻,他虽还能应对不乱,但明显已经抽不出空去对剩下的四尊巫圣下手了。运用都天神幡的轮回者所能发挥的力量虽然仍远比不上巫圣,但其转圜机动与应变却绝非还受镇压的巫圣所能相提并论,如果能配合好暂时钳制住男子,给巫圣创造下手的机会,将他击杀甚至生擒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其他没能取得都天神幡,但仍然收获了一身古巫图腾的轮回者则各施手段,一齐疯狂围攻在场的数十人仙将士。

    好在之前古巫图腾入侵寄生之时,同样一体寄生了这些将士气血相连的神铠,所以他们的装备大都还在,此时又联手结阵,诸窍共鸣,齐心协力。然而围攻他们的轮回者,大多数都已突破了四阶,再加上身上的古巫图腾,实力都大有飞跃。双方斗了不到片刻,形势已对仙秦人仙一方越来越是压倒性的不利。

    转眼间,就有十数人仙受创,而每逢他们受伤,虚空中就有木质根须扎入他们伤口,紧接着原本被男子打散,又被诸窍震荡瓦解的古巫图腾重新迅速串联重组,反过来困锁遏止诸窍,要将他们再次强行转化成巫傀。

    但此时此刻,一个个人仙将士面不改色,反而在声声破空裂云的长啸之中,全身筋骨齐鸣,五脏鼓荡,诸窍震荡,体内仿佛响彻着惊天动地的暴雨风雷。散发的气血更是如火如荼地盛燃,从原本的丹赤之色,渐渐转为撼人心魄的纯青,又聚而不散,化作贯彻长空,直透沧溟的青碧雷霆!

    “仙秦将士,岂甘为傀!此身虽殁,碧血长存!”

    以“千秋竞擂”为名,选拔进入古巫遗地的人仙,虽没有境界真正达到拳意实质者,但却都是拳意实质以下,实力最强,潜能最足,精神意志也最为坚韧者,堪称日月沧桑不能改其心,天崩陆移不能撼其志。其身躯虽可灭,其心志却不可灭。之前古巫图腾的奇诡莫测让他们猝不及防而中招,如今虽然同样无法阻止古巫图腾的侵蚀,但他们却已抢先一步,以燃烧生命,不惜摧毁自身窍穴的方式,换取超越自身境界的最后一击!

    长啸声中,炙热坚定、决绝无悔的十数道拳意彻底化为实质,伴随着滚滚炸爆的青碧雷霆四面横扫,滚滚扩散,几乎相当于十数拳意实质人仙一齐出击的无匹威力,当即将围攻的一众轮回者打了个七零八落,虽有四阶不死之身,也不乏死伤!

    “仙秦将士,力向前!”

    男子身法变化,于几不可能的情况下蓦然脱离三大都天神幡的钳制,与结阵人仙一下汇合,至刚至强,至诚至坚的纯阳拳意在周身融合滚荡,化作一面猎猎旌旗。旗杆如枪如戈,刺破苍穹;旗面龙虎汇聚,风云跌宕!

    汇聚了诸般人仙拳意的旌旗缠绕震抖,横扫涤荡,不断带动汇聚正从祭台裂壑不断泄出的都天煞气。每一番猎猎翻卷,都只听宏大混闷的雷音滚滚不绝。每一声雷音炸响,都是生死泯灭,天杀地转,就像是世界在瞬间从无至有,从有至无,毁灭诞生了无数个来回。

    纯阳气血拳意为生机,都天神煞为死煞,凭着生死刹那间的生命浓缩、升华与爆发,猛烈对冲激荡两者,演化生死反覆之无上毁灭雷霆!

    这些仙秦人仙在参与“千秋竞擂”之前,无不在都天煞气弥漫的绝地历练磨砺多时,代价巨大,获益却不显,但此时此刻,他们的修行成果终于淋漓尽致地尽显于前!

    一刹那间,宏大壮烈的雷音连珠炸爆,合共十一万九千六百九十九计!

    虽天崩地裂,宇宙开辟也不能掩盖的雷音,威力如何暂不能知,只知仅仅余波就令在场所有人气血溃散,魂魄震荡,无法自持。

    “竟然还有如此驾驭都天神煞,演化都天神雷之手段……汝等当真处心积虑已久!”圣默然片刻,这才缓缓开口,“好在此雷还不足十二万九千六百之数,否则本圣也需避之则吉。”

    话音方落,句芒幡所化的巍巍神树一下枝残叶落,树干根须寸断,一下轰然瓦解,四下只见淡淡地灰烬在飘扬,宛如灰白色的雪。四尊巫圣周身上下更是布满灰烬,成了雪山似的,原本连空间都容纳不下,俨然爆表的存在感一下变得黯淡许多。灰烬四散飘飞,又慢慢汇入祭坛四周破灭的景象以及都天煞气之中不见踪迹。

    “洪……大主祭?……我这是……”一名身上遍布青色图腾的女子满脸的茫然地呢喃着,手上持着一柄青绿旗幡,幡上都天神煞缭绕,雷音轰荡,震动不绝。她开口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但躯壳已开始溃散、崩裂,融入了漫天的灰烬之雪中。

    众人仙将士全力以赴,力同心的一击波及范围极广,而且还是充分利用了都天神煞爆发的攻击,让三死一活的四尊巫圣都受了不可忽视的创伤。这还是由于之前连毁四圣,圣选择了收缩防御,将剩下四圣都以根须枝蔓紧密串联成一个整体,才不至于再有圣躯被毁。

    而首当其冲的则是遍布虚空的木之图腾以及句芒幡,虽然还未真正毁去句芒幡,不过也击杀了它的运用者,而且种下都天神雷劲,在雷劲完全消弭之下,任何人都无法正常发挥其威力。当然,由于圣这位原主还活着,其他人若想将其收为己有,也是不可能的。

    似乎受这一击余波震撼,尤其是暗中操纵轮回者的虚空木须刚刚被粉碎,所有被操纵而身不由己的轮回者都出现了极为短暂的僵滞与挣扎。

    乘着这一难得的时机,另一边的恶魔郑吒蓦地祭起黑火大剑,御剑行空,就这么在虚空中圈画了一个范围极大的圆。

    一圈之后,并无任何惊天动地的毁灭景象发生,只见恶魔郑吒身侧,只剩下一柄孤零零的,剥离了任何波澜川流密雨气象的共工幡,被他顺手接下。至于他之前曾经做过什么,刚刚与什么人动过手,却尽成了一派空白,让人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只能窥见恶魔郑吒身上的黑火也随之减弱不少,显然刚刚一招对他的损耗也是不小。

    ‘他刚刚似乎动用了他的最强杀招,黑火除了焚灭空间之外,还焚灭时间线。被他毁灭的对象不仅仅连同所在的空间被毁灭,甚至连过去未来的时间线都消失了,从某种程度上也就相当于没有存在过,或者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没有存在过一般。那么值得他动用这种杀招的,难道是……’

    恶魔郑吒爆发的空前杀招让男子也为之侧目,不过也没能分出多少心神去理会,因为受控制的轮回者的失常毕竟极为短暂。下一刻,大半还完好的刀山金沙以及厚土巨山已分左右向人仙战阵左右夹击,轰然绞杀碾压而至。

    “所有仙秦将士,立即发动传送玉符!”

    男子口中下令,一人屹立阵前,气势开始拔高,无止境的拔高,滚滚气血化作烈风火云向外排荡,一尊巨人拔地而起,两眼化作灼热的大日,两肩撑天,双腿立地,双臂一展,层层空间塌陷碎裂,生生顶住两大都天神幡的夹击。

    在他身后的所有人仙几乎都在之前的一击中耗尽了体能气血,战力雪崩式滑坡,若是继续留下,根本无法压制古巫图腾将自己再次转化成巫傀,当然由于气血的枯竭,无论是否转化,再待下去,四周的都天煞气都足以让他们须臾间丧命。所以此时此刻,他们也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发动了身上的传送玉符。

    虽然之前被转化成巫傀之后,他们身上的玉符大都已被丢弃,但也就在此时,原有的玉符都像时光回溯般重新在他们身上呈现,一下发动之后,一个个当即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为什么?如果果断舍弃他们,你明明能够取得更大的战果,更能避免自身陷入不利……”圣带着些许疑惑的话音传来:“相比起你,相比你们的图谋,他们应该无足轻重才对……”

    以巫圣的目光,他自然可以看出,男子为了帮这些人仙镇压、理顺暴走的气血,避免身上窍穴的彻底毁爆,之前一击降低了许多威力。而且在此之后,若非为让这些人仙有遁走的机会,他也完全可以一下抽身走人,不必留下来硬撼两大都天神幡。

    “仙秦兵士用命,不畏身殁,但为将帅者,却从来没有草菅过兵士性命!”男子淡然回道,“我仙秦的作风,与古巫终究有些不同。”

    “如此甚妙!”圣也不怒不恼,反而赞了一声。似他这等境界与知见,早已不会因任何概念上的道德与理念动摇自己的心意,对他而言,无论是牺牲集体成全个体,或者牺牲个体成全集体,乃至牺牲个体与集体成全大局,本质上都没有对错高下之分。对方既然选择了掩护属下撤退而陷自己于不利,那么眼下也就该到承受代价的时候了。无论对错,这都算是有利于自己的一个选择。

    话音方落,男子眼中的世界当即消失不见,仅仅六重轮环罩住自己徐徐展开,轮环中间一个诡异的木眼正凝视着自己,一圈又一圈的木质年轮旋绕着木眼,重重衍生扩展,仿佛被凝固成某种抽象图案的时光涟漪。

    这种涟漪扩散到男子身上,让他全身也迅速染上重重木纹,仿佛血肉开始化为木质。

    ‘他的五阶力量已经渐渐解封,此时以超强观察者锁定我的状态,暂时封禁我的‘千变万化’,甚至还动用‘造化玉碟’禁绝我四周的时空变化!’

    男子心中很清楚,此时此刻,他已陷入无比危局。这甚至不是生死危局,而是会被对方一举生擒,落得更为屈辱的下场。对方所受的惨重损失,定会在自己身上连本带利地找回!

    下一瞬间,他镇定如恒的平淡眼神中,蓦地爆发一抹恣意飞扬,狂放壮烈的异彩,手上蓦然结印!

    先是九印,随即分化九十九印,又于短到几乎不可测度的时间间隙内,每一印都衍生一百种微妙变化,合共九千九百般变化!

    每一印打出,都有碎虚破空,逆断时光之能,但威力却内敛不发,只在被木质年轮锁死的时空中硬生生开凿出一个个具体而微的小小界域。每一个小到容纳不了一个拳头的界域之内,一切原有的时空概念、大道规则都在一印之下全数粉碎,只剩下亿亿万万纷繁璀璨到极点,也混乱到极点的破碎色彩,又在微妙玄奇到不可思议地步的印法变化中须臾凝练重构,形成各有玄奇微妙的空间构造与震动频率虚空关窍。

    体内一千一百九**窍穴,体外九十九虚空关窍,合共一千二百九**窍,合共一元之数圆满!诸窍共鸣共震,彼此呼应,相互增幅,霎时带动了宇宙时空一切能量、物质、精神与法则的强烈震鸣!

    宇宙为之共鸣,时空为之共振,天地万象一切法则为之震颤不已,而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发不可收拾!

    当共鸣共震达到一个最为强烈的极限,导致的后果,就是粉碎,最为彻底最无可抗拒的粉碎!

    下一刻,木眼以及凝固的重重年轮形成的世界,就如同被舰炮轰中的一面脆玻璃般干净利落地轰然粉碎瓦解……

    “粉碎一切真实与虚空之界限,粉碎一切过去与未来之束缚,虽不求变通化用诸般法则,但诸般法则亦不能加身……这就是你所追求的圣道?”

    圣再次平静地发问,此时此刻,他以及身边三圣的躯体,以及在他面前徐徐升起的造化玉碟,都如同破碎而又重新拼起的瓷器一般,处处布满漆黑得可以吞噬一切的裂纹,都天煞气正不断通过裂纹泄入。这些厉电般的裂纹不断的合拢湮灭,而又重新衍生,始终没有完全消失。

    巫圣已成就多元唯一,于多元时空铭刻下不朽印记,若不能毁灭其本源,哪怕将他们从物质、能量层面彻底摧毁湮灭,也能凭空再现还原,这才是超乎四阶之上的不朽不灭。不过男子爆发的恐怖一击,连一定范围内的多元时空都能够破灭粉碎,即使是巫圣,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完全复原自身。而造化玉碟也具备相似特性,也是同理。

    “虽然你的圣道还未真正成就,但配合此地的都天神煞,也的确有可能叫本圣陨落当场……但如今,却反要谢你助本圣加速脱困”

    圣说到此时缓缓举手,伸向头顶一滴只有拇指大小,却浓缩了亿万鲜明璀璨生命要素,比烈日更不可直视的液滴。哪怕是巫圣遮天之掌,在这一滴液体之前也显得单薄暗淡,仿若金星凌日,无论如何,竟都无法完全遮掩这液滴,更勿论将其整个纳入掌中。

    随即只见巫圣掌中蔓延出近百青藤结成的青龙,纷纷将龙头扎入液滴之内,以吞江饮海之势猛吸起来,可即使是这样,这滴小小液体却只是极为缓慢地徐徐缩小。

    ‘虽然被镇压多年,但他定然已通过其他巫圣躯体补完了自身图腾,此时一旦开始恢复力量,就要着手吸纳盘古真血了!可惜我积累仍嫌不足,这一击仅仅是‘伪粉碎’!’

    男子面色一沉,虽然他打出了无限接近粉碎真空的一击,但也只是接近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粉碎真空,圣最多不过是重创。本来在四周浸透都天神煞的情况下,也很有可能让对方因伤势染煞恶化而陨落,但偏偏对方却拥有相当于神煞抗体的盘古真血。而自己的一击给古巫遗地又造成更大的破坏,加剧其崩溃,也让圣能够腾出足够的圣阶力量,去吸收消化盘古真血。

    偏偏如此越阶神技也给他造成超越极限的巨大负荷,体内多处窍穴在超强的共鸣震荡中破裂,如今战力已下降到一个空前低谷,只是勉强维持住血肉衍生境界。此时他纵然有心阻止对方吸收盘古真血,但实在无法突破被圣控制的三大巫圣以及余下的轮回者的阻拦,尤其其中两人手上还有着辱收、后土两大都天神幡。

    另一边的恶魔郑吒此时状态虽然比他要好不少,而且还刚刚收了共工幡,不过都天神幡却不是想运用就能运用,特别是属性不合的情况下,如今看来,也是难以阻止圣所为了。

    忽然,天崩般的恐怖气场从天而降,一只巨大的怪手从破碎的天空直探而下,所到之处天地晃荡,虚空都被压得层层扭曲凹陷破碎不断,气势惊人至极。

    只见怪手竟是由无数惨白的尸骸拼成,掌心一张如同城门般的獠牙巨口,口中凶风恶恶,魔烟滚滚,污血流淌,仿佛有无数眼珠子从内向外注视着,散布着变幻迷离的七彩邪光,就这么一手直向盘古真血捞去。

    被控制的轮回者跃起阻挡,但很快有人被七彩邪光刷中,又遭无数尸臂缠上身来,整个人被怪手掌心巨口吞入。紧接着几大巫圣一齐举臂阻拦,但怪手之上苍苍白炎燃起,在自身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燃烧缩小的同时,无穷冷寂光辉伴随无匹力量爆发,竟然将几尊巫圣压得节节退缩。怪手此时爆发的,竟然是完全的圣阶伟力!

    恶魔郑吒面色一变,抬头看去,只见天际巨大的力量将纷乱碎片滚滚排开,露出一尊尸山骸海拼成的恐怖巨人。越是往下,越是腐肉污血稠若浓浆,蠕动不休,但越是往上,寂静燃烧的苍白火焰却将一切污秽都燃烧升华,化为洁净纯粹的白骨。

    巨人并无具体的身材轮廓可言,它的身躯部分,只能看到由近似图腾的光辉纹路贯穿尸骨之间,三大无限升华的光辉支柱构成他的背脊,一尊尊魔神盘踞的十大光轮充当他的胸廓,二十二道光炎路径形成他的筋骨。到了巨人的头部,连白骨都彻底透明虚化,又层层升华,形成一座七层浮屠塔,仿佛光辉冠冕般戴在巨人头顶。浮屠塔的塔顶,一切皆提炼升华为某种介于有无之间,超脱色空概念之上的不朽源质。薇薇安就这么端坐由无穷尸山骸海提纯源质构成的莲座之上,全身肌肤尽化透明,白骨呈现,双手合十,在无比诡异恐怖之中,呈现出一种大彻大悟,参破生死的无边圣洁!

    “圣骺!圣曜!原来是你们?”圣目光一闪,已将巨人核心的奢比尸、兹两大都天神幡,以及串联其间的神纹构装与苍白圣炎的底蕴参透清楚,一下洞悉了什么。

    “也难为你们竟然创出如此法门,竟能教区区一大巫、一巫王与数巫将合力,借两大神幡短暂发挥圣阶之力,还能暂时承受盘古真血,看来你们在未来当真成就非凡!可这至少也在一个混元量劫之后了,眼下你们该还未脱劫,却还敢借盘开辟的时空缝隙迂回介入,难道不怕我脱困后去寻你们斩草除根?”

    尸骸与光焰巨人强势介入之下,所有受控制的轮回者都调转目标,向巨人疯狂攻击,可巨人一手依然抓向盘古真血,手中巨口与圣竞相鲸吞盘古真血,另一臂一下横扫,就如秋风扫落叶般将所有轮回者扫了个七零八落,苍炎寂静无声地滚滚扩散开来,却没有丝毫温度,反而自有一种冻彻一切、湮灭生机的阴冷。

    这种死亡与阴冷的表面之下,却又隐藏着更深的意蕴,这是一种炼化一切无常与变化,提炼出其中的不朽不变本源,让万事万象都归于永恒唯一的意味,在苍炎燃烧之下,越是无常与易变,所受的伤害就越大。而生命与精神活动,原本就是最为活跃与莫测的现象,更勿论在生死激战,透支生命,意志沸腾的情况下。而最为明显的,就是亿亿万万生命要素与现象浓缩的盘古真血,在苍炎之下,竟然也有趋于恒定唯一的趋势。

    吞服盘古真血,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也能叫众多强大生灵因承受不起各种多变冲突到极点的生命要素而爆体,但此时苍炎却可以大大缓和消弭这种种变化与矛盾,即使不能借此消化盘古真血,至少也能暂时性稍加冻结,这也是巨人敢于夺取盘古真血的关键。

    恶魔郑吒蓦地一声怒吼,人剑合一,黑火盛燃,化为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直砸向巨人,黑火与苍炎相持不下,但双方规模悬殊,却一时无论如何无法突破苍炎的防线。

    巨人横压全场,一手与圣竞相争夺吞噬盘古真血的同时,另一手再次探出,一下握住祭坛正中,都天神煞氤氲缭绕的盘古开天斧!

    “结束了……”

    “我们赢了……”

    巨人体内,隐隐传来亚当、昊天、莱因哈特几人的欣然喟叹。紧接着巨人手中的盘古开天斧一下横劈,破开一切现象与概念的无匹锋芒霎时催动!虚空法则、时光长河中,尽被这道锋芒淹没,宛如浩荡江潮,扑面而来!

    手握盘古开天斧,就能拥有一举斩杀所有人,包括还未能彻底挣脱镇压的巫圣在内的极大可能。然而若没有自如运用的五阶力量,或者借用盘古真血,却根本不可能顺利催动盘古开天斧。即使是巨人勉强拼凑而成的五阶之力,此时也最多只够发动一击,不过这也已经够了。

    薇薇安、亚当、昊天、莱因哈特等人在某些大能的暗中成全之下,多番筹谋联手,隐忍到此时,在双方都战到两败俱伤之际突然下手,终于一举成为最后赢家!

    另一边,男子在巨人出手之后就没有再对任何一方出手,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借机恢复力量。而在巨人伸手握住盘古开天斧之时,他目光一闪,骤然出拳。

    然而这蓄势已久的一拳却不是对着巨人,而是朝着另一个目标而去!

    下一刻,盘古开天斧摧动的无限锋芒如梦幻般凭空淡,连同巨人手中的盘古开天斧也如泡影般一下破碎消失。与此同时,另一道锋芒凭空而生,直斩向圣、巨人角力争夺之中的盘古真血。

    这一道锋芒的规模气势固然远不如盘古开天斧,却也有着某种极为相似的特征,斩破时空界限,非同凡响。而且突如其来事先毫无一丝一毫征兆,又恰到好处地斩向圣与巨人彼此争夺不下的脆弱一线,而与此同时,男子的一拳又极为巧妙恰到好处地从中介入。

    轰然一声,盘古真血一下裂成大小不等的三分,两份较大的分别落到圣与巨人掌中,一份却将随锋芒一并凭空而至的郑吒全身染成赤红。只见郑吒的去势兀自不绝,整个人随着一斩直向前冲去……

    ……………………………………

    ‘我……果然受到巫圣控制了!’

    而也就在之前众人仙发动一波大反攻之时,一身的灰头灰脑的郑吒就已蓦然惊醒,之前的他仿佛浑然忘记过去的一切,只管全心全意与恶魔郑吒酣战不休,而此时总算恢复了自我意识。但是不同于其他轮回者只是短暂恢复,依然无法控制被图腾主导的躯体,他却是几乎一下全盘恢复过来。

    而此时他才发觉全身已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这层灰尘又在迅速组合凝聚,汇合着他的心之壁形成一层隔绝外来图腾的屏障。与此同时,密网游丝般的跳跃劫雷以近似量子纠缠原理,开始在他体内形成另一套不同于图腾体系,不容干涉不容窃密的超光速神经回路,一下子帮他重新掌控了自身躯体。

    ‘是楚轩的炼金智子?他的‘真理领域’崩溃之后,这些智子也随之四散,但眼下我体内残存的智子却像磁石一样不断吸聚四周的智子?……不,稍等!’

    郑吒刚刚恢复自主就惊觉自己已陷于生死危局,恶魔郑吒的黑火大剑已冉冉升起,再绕着他与另一名执掌共工幡的轮回者所在范围绕了一个极广的大圈。

    大圈瞬息完成之后,圈外的世界当即完全消失,而圈内一切则在一瞬间陷入了无边际的绝望漆黑与沉寂之中。

    毕竟,恶魔郑吒可根本不会理会他是否受到巫圣控制,趁着他的瞬间恍惚失神,已抓住时机狠下杀手。

    看似平凡简单到极点的一个画圈,却直接隔断了圈内与圈外的一切空间联系,扭曲、燃断圈内的时间线,让圈内的一切都无可抗拒地走向终结。

    无法抗拒,无可逃脱,无从逆转,无论你有再强的力量,有穿梭虚空的手段,甚至能够游走于过去未来,身在其中,都只有迎来命中注定的毁灭终结,黑火不仅燃烧一切有形无形的虚空,甚至还燃烧时间线,当属于你的时间线都彻底燃烧殆尽之后,你又如何能继续存在下去?

    空间在坍塌,时间在收缩,直到宇空不存,宙光不再,此为宇宙终结!

    这一次,却没有楚轩暗自主导,提前一线发动“四象玲珑塔”,若再想故技重施逃出生天,无疑已来不及了!

    “我已有的一切力量,都无法应对这个局面……”

    “真的,要终结了吗?”

    “不,明明还有一种力量,完全足以突破这种绝望!”

    “那就是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一斧!”

    “即使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将迎来终结,我也要开辟出另一个属于我的崭新未来!”

    “去吧!‘开天式’!”

    郑吒的灵魂和意志在燃烧升华,绽放着最璀璨和纯粹的心灵之光,无穷力量自心灵深处源源不断升腾而起,其力之强仿佛没有边际一般。

    双手紧握,覆盖全身体表的炼金智子已随着他的心意在他双掌间凝聚生成一柄既似虎魄,又似盘古开天斧的武器,直斩向前!

    天可倾,地可覆,放眼苍茫天地,只要心之所愿,便是力之所及,只要刀锋所指,便是意志之贯彻!

    一时间,郑吒进入一种奇妙的境况,仿佛在奔腾不息的时光长河之中,斩风破浪,高高跃起,暂时独立于长河之外,而在他面前,映出的是仿佛如同浪花一般横飞四溅,洒向多个不同方向的纷繁未来景象。

    “我要锁定,一个最好的未来!”

    下一刻,郑吒悍然突破了时间线,人刀合一一并斩中圣与巨人一齐争夺中的盘古真血,身染真血,去势不停,整个人连同手中的刀一并被某种力量牵引着撞向之前巨人提起盘古开天斧的所在。

    轰然举震中,真正的盘古开天斧在都天神煞中显现,郑吒手上的虎魄再次散化裹住盘古开天斧,又蓦地暴发出巨力,推动开天斧破开时空,连同他一起向前疾驰斩出。

    他已突破至四阶高,加上盘古真血浸透全身图腾而带来的爆炸性力量,以及对于开天之斧的某种玄妙领悟,拼尽全力,勉强足够对某个特定目标斩出一击。

    这一斩,却是配合男子再次打出的重拳,斩向洪钧的躯体。下一刻,洪钧之躯一分为二,化为蕴含着各种玄机法则的漫天微尘彻底溃散开来。这未能尽展威能的一斧固然杀不了圣,但摧毁已然死去的洪均却是可以的。

    与此同时,反应过来的巨人也一手抓向盘古开天斧,可惜他的身躯已开始崩溃、剥落,在慢了一步的情况下,已是来不及了。

    “真是不可思议的智慧,不可思议的雄厚气运……”

    男子看着这一切,莫名感慨一声。之前他已经先一步看透,之前巨人第一次抓到的盘古开天斧是假的。而之所以有那么一柄惟妙惟肖的假斧,关键就在于古巫遗地开始崩溃之后,飘得到处都是的各种尘埃,其中夹杂的无数炼金智子早已悄然附满盘古开天斧表面。虽然它们根本不具备撼动盘古开天斧的力量,但却可以利用量子纠缠原理,在蒙蔽真斧所在的同时,将另一批炼金智子在附近位置全息模拟再现出另一柄假斧,这柄假斧,几乎有极短暂的一刹那与真斧无异。其中变化原理,其实在一定程度运用了他的“千变万化”,这也是他能够一下看透的原因。相比之下,巨人虽然强行拼凑出五阶力量,却不具备这份洞察力。

    而相比炼金智子中蕴含的不可思议智慧,郑吒的气运之厚则更来得匪夷所思,在陷入恶魔郑吒大杀招之下,竟然临阵突破再次杀出生天,虽然其中也有炼金智子模拟再现盘古开天斧部分特性的因素。

    “呵呵,论计算,论比拼气运,圣骺与圣曜你们两个果然也就尽止于此了……”

    忽然,只听圣一声冷笑,一个握拳,将掌中的盘古真血一下彻底吸收化纳,全身上下弥布的裂痕转眼消失。

    众人脚下的祭坛,在此时此刻彻底四分五裂,分崩离析,与此同时远远超越了巨人,真正的五阶之力,在圣身上暴涨生成!

    一时除了三圣之外,一切都在破碎,大地、虚无、天空,从至大到至微的每一处都有裂痕,裂痕之中地水风火奔涌,不详的雷电四下闪耀。

    一种强大的危机感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间蔓延,看着这无所不在的无边裂痕,他们的心灵也似随着这个天地一起裂了开来。

    古巫遗地崩溃之际,他的五阶力量已真正解封,但下一刻,随着一声闷哼,他的气息又骤然回落。

    只见阴阳、虚实、五行、四象、宇空、宙光……四十九道浑然圆转,直如天道轮回,妙化天成的刀势弥天而起,无形中串联带动无处不在的炼金智子,如同磁力吸聚铁砂,以另一套规则体系勉强维持住本该彻底崩溃的古巫遗地,让其崩溃的时刻向后延迟了数秒。

    虽然只是勉强维持的数秒,但对于圣而言,就如同一直压在肩头的一副重担本已彻底散架,正要卸去重负翻身跃起,却偏偏有人用绳网把这副散架重担勉强串联筘住,反而把他压了一个踉跄一般。

    不仅如此,玄奇刀势还牵动了造化玉碟,吸引着它旋转着飘离祭坛,落入混乱破碎景象之中,紧接着其中由破碎微粒组成的巨大楚轩形象隐约浮现,一手接住造化玉碟。

    与此同时,只见驾驭着玄冥幡的赵樱空快速穿梭虚空,在四面八方布下重重不可或见的弦线,又一下冲向郑吒,口中喊道:“走!”

    一时雀飞鸟散,随着世界崩溃,位面屏障已荡然无存,所有还能自主行动的人或发动传送玉符,或各展手段逃命。郑吒虽然再难以盘古开天斧再次发动攻击,但拼尽全力,却仍足够推动盘古开天斧带着他像冲浪飞舟一般切开空间呼啸飞遁,赵樱空则沿着他开辟出的通道随后紧跟而上。在临走瞬间,郑吒还反手向圣抛出一个小小的金色四方塔,四方塔化作一个四方空间罩下,将圣罩落其中,一时半点气息都无法透出。

    无形的空间波动弥漫开来,将在场所有轮回者分隔成沟渠分明相距越来越是遥不可及的两批,仿佛他们原本是各自画在两幅不同胶卷上的人,只是胶卷叠在一起才拼在一起,此时胶卷分开,也就彼此分道扬镳。随着空间分割的同时尸骸与光焰巨人当即从中解体,恶魔郑吒一手拖着共工幡,依旧不折不挠地向薇薇安追杀而去。

    “汝等还想逃到何方?”

    在浸透了可怖怒意的话音中,圣已于须臾间粉碎了四方空间,连同仅剩的两尊巫圣一并破空杀出,巨大的圣威波动将所有受到控制而来不及逃走的轮回者都粉身碎骨,化为血肉图腾被无尽蔓延开来的木须汲取吸收。随即,只见他气势汹汹的身形为之一挫,一道蜿蜒波动犹如宇宙深渊般的折痕一下扫过四尊巫圣的躯体。那是赵樱空借玄冥幡之力,在古巫遗地布下的一个巨大超弦陷阱,这种陷阱是借位面崩溃的应力发动。而多元唯一的古巫遗地最终彻底崩溃,爆发的应力自然非同小可,虽然无法重创巫圣,但却无疑相当于给刚刚挣脱囚笼的他当头一棒!

    接连打击,让圣无可避免卷入一个在虚空中徐徐展开的巨轮之中,他抬头望去,只见无边虚空之中,十二尊巨神御动六轮,如同六重恢弘壮阔世界,横亘时空,绕着居中一位男子团团运转,势如行星拱日。而这名男子身上散发的气息虽还算圣阶,但却无穷无量庞大无比,充塞了天地宇宙。

    “再造小洪荒?先天小混沌?原来,这才是你们为我准备的真正后手!”

    圣彻底恢复平静,看着对方,淡然自若地说了一句。

( 无限道武者路 http://www.ayaxs999.com/8/8296/ ) 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阿雅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提供小说免费TXT下载,一秒记住阿雅小说网址http://www.ayaxs999.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 章节错误/点击举报 | 点击/收藏到桌面

推荐阅读:走村:媳妇好美   山野情债   山村野情   野情:村妻的诱惑   村长后宫   迷乱的村庄   乡医:卫生所的秘密   躁动的山野   狼性村长   人面兽医   重生之互联网帝国   石榴裙下的诱惑   偷性   桃色禁区
阅读提示: 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本书,以方便日后阅读《无限道武者路》,可以使用方向键(←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无限道武者路第六百 九十章 终战爆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限道武者路第六百 九十章 终战爆发并对无限道武者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阿雅小说网